产能锐减 预计5-7月生猪供应缺口大 猪价将暴涨?

来源:饲料原料专家

点击:

A+A-

相关行业: 生猪

关键词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由于非洲猪瘟仍无有效疫苗,因此持续的疫情将是今年乃至数年养猪业的最大风险。

      中国生猪产业也由此出现前所未有大变局:由于生猪产能锐减,倒逼国家政策调整,以提振产能;之前由环保因素催生的“南猪北养西进”格局也开始受到挑战。

      生猪跨省禁运加剧产销区价差

      去年8月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初期,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,农业主管部门紧急出台生猪跨省禁运政策,此后猪价开始出现区域分化。

      2018年10月-2019年1月期间,产销区之间价差达到了峰值。四川、浙江与产区黑龙江、辽宁价差在8-12元/公斤。1月中旬达到峰值。布瑞克农信集团研究总监林国发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产销区产生极大价差,反映受疫情因素影响,产区生猪无法调运,养殖户恐慌抛售,而销区无法到充足猪源。然而,1月中旬,产销区价差快速收窄,意味着产区长时间的补栏不足和大猪的持续出栏,可供出售的大猪数量锐减,而年后辽宁、黑龙江、河南猪价上涨幅度明显大于产区,充分表明了产区产能的锐减。

     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,今年2月,我国生猪存栏环比降5.4%,同比降16.6%;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同比下降19.1%,环比下降5%。不仅环比降幅较1月扩大,同比降幅更为近10年来最大。

      林国发称,根据数据判断,3月份,华北地区生猪存栏下降30%以上,东北存栏下降40%左右,南方两广地区存栏下降超过25%。再加上2月下旬仔猪价格2~3周时间翻倍上涨,充分表明母猪存栏不足。在不考虑后期疫情进一步发展的情况下,预计今年5-7月为生猪供应缺口最大的时期,猪价再次暴涨的可能性极大。

      生猪产能的锐减,倒逼国家政策调整,以提振产能。日前农业农村部下发的《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给的意见》提到,及时足额发放扑杀补助。

      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对于养猪人来说,如果扑杀补助能够及时足额发放,虽然会损失一点,但也有上报动力。但现实中很多人不想也不敢上报,其背后有两个原因,一是上报就要及时扑杀补助,这造成地方财政压力太大;二是地方报得多,证明主管领导的失职,领导是要负责任。

      此外,由于生猪养殖需要大量资金周转,华北、东北地区大量养殖场自疫情爆发以来,猪价持续下跌,且疫情管控因素,生猪不能正常出栏,现金流进度紧张,甚至部分养殖户出现破产情况。然而,银行盲目停贷限贷,加剧养殖场现金流,加重生猪恢复难度。

      林国发称,如果屠宰企业破产,导致本地区猪肉供应紧张,需要从地区调入或者私宰情况增加,增加了猪肉安全性风险。他建议,政府及银行应该根据养殖场或屠宰企业情况,做好相应评估,确实因疫情风险导致现金流紧张,可适当延后还贷情况,并做好相应的恢复生产资金贷款。另外,也可考虑建立区域疫情风险防控基金,帮助地区缓解因疫情导致企业现金流紧张的情况。

      此外,可以统筹利用生猪调出大县奖励等政策资金,补贴扶持本地区的种猪和规模养殖场,支持本地区规模养殖场的产能恢复。

      “南猪北养西进”格局受到挑战

      这场长期的防猪瘟战疫背后,全国养猪业也顺势“脱胎换骨”、转型升级。

      首先,非洲猪瘟来袭使得很多猪场尤其是资金有限、技术有限的中小规模猪场及家庭场面临着极大考验。

      广西扬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施亮称,两方面问题比较突出,一方面无生物安全意识,存在侥幸心理;另一方面,缺乏结构化的防非系统,猪场环境受限。

      他说,受疫情影响,集团化养殖企业成长空间会更大。非瘟没有发生之前,规模化养殖场在国内占比达到30%~40%,但疫情将会提高行业准入门槛,倒逼生物安全防控等级不高的中小规模猪场退出,规模化养殖场占比将会提升至50%~60%。

      不过参考美国情况,虽然规模养殖是美国猪肉的主要供应模式,但家庭养殖场也是重要补充之一。业内认为,在合理引导小农户稳步扩大规模的同时,应该根据实际情况,对养殖场建设做相应要求,大幅减少或者杜绝生猪养殖过程噪音、固液态污染物谁本地区水源及环境污染。

      饲料产业也将迎来改革。施亮称,在非洲猪瘟常态化的背景之下,饲料生产需要做到绝对安全,未来饲料产业着眼于防非,“一场一厂(饲料厂)”将更为有效。

      受影响的还有运输业。此前严禁疫区生猪调运政策对行业造成了巨大影响,此后上述《意见》也采取一系列缓解举措,予以调整。业人内士认为,受本次疫情影响,流通领域主导权将更多向屠宰场倾斜,肉类冷链物流也将迎来一次难得的发展机遇。

      更值得关注的是,考虑到疫情防控的长期性、生猪产能受到影响的情况,此前由环保因素催生的“南猪北养西进”格局,开始受到挑战。

      前述《意见》强调,调整优化生猪产业布局。生猪自给率低的销区要根据当地情况,积极扩大生猪生产,合理规划布局,逐步提高生猪自给率。因环境容量等客观条件限制,确实无法满足自给率要求的省份,要主动对接周边省份,合作建立养殖基地,提升就近保供能力。

      再比如,科学规划屠宰产业布局;支持生猪养殖企业集团在省域或区域化管理范围内全产业链发展。

      在林国发看来,过去几年华南、华东地区大量清退养殖场,导致疫情爆发后区域间生猪供应极度失衡。区域要环境、要发展,但也要吃猪肉,合理统筹本地区环境和生猪养殖,比简单一刀切、一禁了之更实际得多,主要是要做好养殖场的合理规划。另外,重点生猪养殖地区加快发展,并配套相应的屠宰、仓储冷链,与主销区做好对接,进行定向供应。


    (审核编辑: 钱涛)

    我来说两句(0人参与评论)
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四川铁骑力士牧业科技有限公司